追蹤
★夜空的一隅☆
關於部落格
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.
  • 228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《王者天下》與『耶穌』─王者聖樂、睥睨天下!

史詩大導演雷利史考特的《王者天下》,是一場橫掃千軍萬馬的血淚故事
從一個為理想掙扎奮鬥的男人眼中,閱讀驚心動魄的十字軍戰役
以歷史事件作為背景,上演的是人性斑駁的故事
金獎導演雷利史考特在這個流傳已久的騎士神話裡,增添了更多人的遭逢
呈現出基督徒和回教徒之間在聖地之上,爭奪真理的龐大拉扯
一千年後的今天,這些怎樣回應給我們的世界?

作品中最讓人驚艷的就是人聲合唱
作曲家Harry Gregson-Williams動用了三個個合唱團來演唱
開場三首拉丁文聲樂合唱的曲子「Burning The Past」、「Crusaders」跟「Swordplay」
分別代表救贖、十字軍和主角的命題
而且都是以女聲部為主,更能彰顯神聖、崇高、不可侵犯的氛圍
其中「Swordplay」更是以巴哈『耶穌,吾民仰望的喜悅』改編而成

『耶穌,吾民仰望的喜悅』選自巴哈第147號清唱劇「心、口、行與生命」中的一首合唱曲,原名是『耶穌與我同在』
由於曲調悅耳,如今已經被淡忘了它原是一首宗教音樂
曾經有某位音樂學者稱之為「通往天堂的道路」
曲中所流露的那股虔誠、純淨的感覺,令人的心靈因之昇華、淨化
聆賞之餘不禁嘆到:「此曲只應天上有。」

編劇威廉穆納罕和雷利史考特合作,完成了以第三次十字軍東征前為時間背景的故事劇本
當時耶路撒冷和大半聖地由歐洲騎士統御,政治狂熱正在蔓延,境內有各地人種的薈萃
他們的故事以一名叫貝里昂的年輕人為中心,他變成一個英雄
堅毅面對著基督徒盟軍的叛節,帶領耶路撒冷的人民勇敢抵禦與撒拉丁大軍的交戰
考特心裡勾勒的原型人物是個平凡人,卻捲入了大時代
一個人物歷經了辛酸痛苦和悲劇,成為真正的英雄
他能夠承受一切,拒絕被洪流沖散或帶走


 
「Swordplay」在故事的前半段都會出現在主角命運的轉折之處
當他要為自己殺人與妻子自殺的過錯贖罪,而追隨父親踏上一段奧德賽之旅的一開始
生平第一次受父親指導習劍,「Swordplay」便伴著父子間和解的氣氛流瀉而出...
但合唱再度響起之時,父親卻因為身受重傷,在將死之際傳授爵位,並賦予他騎士的封號



父親過世與抵達聖地的「A New World」,混入了「Swordplay」和「Burning The Past」的古提琴元素
其中「Swordplay」的主題到了「Rise A Knight」,有更沉重和情緒化的悲壯變奏
劇情隨著他成為一位騎士,被尊稱為「My lord」,前往父親統治的領地,要將荒蕪之地打造成人間樂土,為人民抵擋撒拉丁的軍隊……
脫俗的曲調像是在歌頌主角仁慈愛民、嚮往和平的特質
也呼應了『強敵當前、不畏不懼,果敢忠義、無愧上帝,耿正直言、寧死不誑,鋤強扶弱、不悖天理』的騎士真理!

「從歷史上來看,騎士像牛仔或警察,在特定時空中,位處在某個邊緣位置。」史考特說
「這些人物給你很多切入去說故事的契機,讓他們完成一個英雄應該成就的使命。最珍貴的是在這些人身上,我們所看到的正義感、信仰和騎士精神等元素。」
編劇慕納罕建議史考特將故事聚焦在耶路撒冷
巴特文國王和撒拉丁將軍間的戰爭,而一名年輕騎士成為帝國的捍衛者

《王者天下》是一部史詩類電影,內容探討基督教與伊斯蘭世界的對立、追求和平與公平正義以及反戰之思維
它清楚道出了人間庸俗的靈魂存在,並用『耶穌,吾民仰望的喜悅』
呈現一股堅持又出色的美麗,就像受聖潔光輝如沐春風的洗禮一般,寧靜、平安與喜樂
主角之所以誓死奮戰,不是為了功名利祿,而是想要讓自己的靈魂得到救贖、歸返天堂之道
上帝所象徵的是伸張正義、善良與良知,存乎一念之間,在於自己的心中
耶路撒冷這個天堂帝國不屬於任何人
它毫無價值(Nothing),卻也擁有無限的價值(Everthing)

以上是某夜的報告內容,雖然不信基督,但我信巴哈XD
他不是小溪,是大海!
也推薦巴哈的G弦之歌,是金弦電玩的主題曲改編原曲喔!
(某夜的第一堂音樂欣賞就是靠它得到教授的注意,造就往後拼命加分的益處啊!)(毆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