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★夜空的一隅☆
關於部落格
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.
  • 228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同人小說─金色のコルダ《追憶曲~永不停歇的思念~》(日月)

**********


「噠噠噠噠噠噠噠噠……」
「碰!」

推開那扇冰冷鐵灰的大門,總是心懷著一絲絲的期盼與喜悅。

門後面的世界,拂面而來的微風、堪稱完美的澄澈樂音。

以及……充斥我所有的視線,那片純淨的藍……


「蓮──!!」

不自覺地,一聽到天台傳來那熟悉的琴聲,便下意識追隨過去。

脫口而出的名字,一個充滿了感情與思念的呼喊。

過於魯莽的舉動打斷了演奏者的思緒,優美的旋律「啪」的一聲驟然打住。

滿懷欣喜的眼神與充滿疑惑的目光一接觸,隨即黯淡了下來……



「啊……對不起……」我……怎麼又……明明就很清楚……

在這裡的,絕對……不可能會是……他……


「啊!妳就是日野前輩吧!」

「咦……」

眼前依然提著小提琴的女孩,以無邪的棕色大眼衝著我笑開了臉。

細細的及肩漆黑直髮,配上白皙的皮膚,像個娃娃一樣,很可愛的女孩子。

有些訝異她身著的黑色普通科制服,方才的琴聲……是她吧?

充滿著情感的音色,技術卻稍顯不夠純熟。

而且……感覺似乎……有一股淡淡的哀傷……


「真的是日野前輩!難得今天天氣這麼舒服,覺得出來練練琴應該不錯,想不到居然可以遇到前輩,好高興!!放棄掉午休果然是值得的!」

女孩興奮的神情令我瞬間反應不過來,只能呆愣在原地。

少女的笑顏……果然是無敵的啊……



「前輩?啊!對、對不起!我失態了──因為我很崇拜前輩,所以……那個……自說自話了起來實在很抱歉!!」

「咦!?不、不用道歉啦!是我失神了,不是妳的錯,把頭抬起來,別這樣……」

面前突然90度鞠躬道歉的女孩,我徹底亂了方寸。

欺負美女會成為全民公敵的啊──



「真……的?」欸?不會吧?就算我真的對她的言行感到不滿,也不值得露出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啊……

「太好了──前輩果然很溫柔呢!就和琴聲一樣柔和,能使人感覺到溫暖,很安心,就像是……冬天的陽光吧?」

望著女孩邊說邊輕輕地將手掌覆在胸口上,臉頰淡淡的緋紅。

我不經意地輕笑,實在很可愛,宛如孩童般的純真,那樣真誠毫不虛假的笑容。


「謝謝妳……」

毫無任何理由,我笑了出來,很久、好久,都不曾這麼想笑。

冬天的陽光,的確啊……柔和……卻非常的……暖和……


「還是真正的笑容最適合前輩呢……」
「欸?」

有些訝異於女孩方才輕輕的低語,那張似笑非笑的細緻臉蛋。


彷彿望不到焦點似的,透露著微微暗光的深遂瞳孔。


「那個……?」不曉得該說些什麼,瞬間的沉寂令人遲疑,捨不得驚擾。


只有陣陣清風撥弄起髮絲飛揚,侵擾我的視線。


「小──夜──妳這傢伙又不吃午飯了!對吧!!」

打破這一片尷尬寂靜的是隱含著怒氣的男音。

回過身,天台出入口處站著一位穿著音樂科白制服的男生,擁有和女孩一樣的漂亮棕色眸子。
「哥……」

像是做錯事被抓包的無辜動物,女孩躲在我的身後,僅微微探出頭來承受瞪向她的視線。


「立刻給我去吃飯!跟妳說了多少次別把自己的健康不當一回事!!」
「好啦好啦……才十六歲就和五十六歲一樣囉唆……」

不滿地嘟了嘟嘴,女孩收拾起小提琴和本子,認命地走到門邊。

「誰像妳才十六歲就和五十六歲一樣作息不正常啊!!立刻到小賣部來!」

男子怒不可遏地轉身就走,將無法發洩的憤慨施加在無辜的樓梯上。

女孩卻在踏出門前轉向我展現一個充滿幸福愉悅的笑容,與前一秒被念的哀怨表情有著不同的魅力。


「吶!前輩,我說過我很崇拜前輩的吧!初中的時候,曾經偶然欣賞到前輩的演奏,那個時候就被前輩的音色深深地吸引住;第一次覺得,會演奏樂器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不僅自己能將心情寄託在音樂上,也能夠使聆聽的人感受到那樣的情緒,喜悅、哀傷、憤怒、感動……不需要言語就能表達的心情,我也想要努力試試看,不只是把自己的情感融入樂音中,也希望總有一天能擁有和前輩相同的琴聲,安定、撫慰人心的溫柔;開始了我重新認真學習小提琴的決心,真的很謝謝妳,前輩,請一定要繼續加油喔!」
深深的一個鞠躬,那抹小小的身影便消失在掩上的門後。



留下呆站在寒冷的風中,一臉茫然的自己。

女孩的聲音在心中來回共鳴動盪著,字字句句敲響了那份深藏的記憶……


 

**********


如果,離別會感到悲傷、感到哀痛,那是否會期望不曾相遇過?


你會後悔和我相遇嗎?蓮……

像我這樣一直給你帶來麻煩的人。
其實我根本配不上蓮的吧?


一直都像是一望無際的藍天。

看起來似乎很接近,事實上卻是遙不可及的。

就算不停地鞭策自己努力往上飛,還是那麼的遙遠、那麼的廣闊。


將手掌微微遮去視野中那片盡是思念的藍,縷縷金黃璀璨的陽光從指縫間滲透過來。

刺痛了我的雙眼。


但是……我真的……
從來不曾後悔過。

遇見,音樂和蓮。


『我很崇拜前輩!聽過前輩的演奏才覺得,會演奏樂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希望總有一天能擁有和前輩一樣的琴聲!』



這個情景,似曾相見過的……


對吧?

蓮……



「高雅清澈的琴聲,就像能夠滲透到心裡一樣,真是不知道,小提琴能夠演奏出這麼優美的聲音。」


我那時的眼神,是否也和那雙淺褐色眼睛一模一樣?

充滿了真誠、興奮與喜悅?



第一次知道,旋律譜出音樂的美妙。

第一次知道,演奏小提琴的快樂。

第一次知道,專屬於自己創造的特別。

第一次知道,誕生在這世上所追求的目標。
第一次知道,深深地喜歡的享受。



第一次、第一次……



第一次的戀愛,和音樂,和……蓮……



**********



月森蓮,用一句話來概括,就是「孤高的音樂貴公子」。



對他的第一印象,長得帥可惜性格不太好。

不苟言笑、惜字如金、冷若冰霜……
送他一句至理名言:「別人的人生與我無關。」



在他的世界裡,只有音樂。

在他的生命中,只有小提琴。



音樂、小提琴、音樂、小提琴、音樂、小提琴……

音樂……小提琴……



一切的一切,圍繞著音樂,規律性地循環,再三反覆。

旁人認為枯燥乏味而壓抑的生活,那卻是他追尋著理想的途徑。

沒什麼不好的,不是嗎?

為了目標而持續往前邁進……



月森蓮,是天才。

完美天才的背後,辛勤不懈地努力,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不曾停歇間斷過。

不斷地鞭策自己,努力的天才。



正是因為他這麼的努力,竭盡一切地將自己的所有奉獻給音樂。

才能夠依循最完美的道路前進,沒有任何人對他的實力有所輕視。


除非哪個人不明瞭「家醜何需外揚,其蠢何須曝光」的道理,有勇氣拿自己狹隘的視野來下注,心臟也夠強壯能夠承受得了極度暴風雪的威力。

不過還是建議這樣的笨蛋先去抓一隻企鵝來擋風得好……


在剛剛的女孩眼中,我彷彿看見了同類。

我是不曉得,自己是否值得別人投以那麼景仰的目光來看待。

卻將自己所有的崇敬放在一個人身上。

真正值得去欣賞、去學習的人。



『我很崇拜前輩!』

「我最崇拜的人…是…蓮……」


蓮……月森……蓮……
最崇拜最尊敬也最最最喜歡的……蓮……


剛開始,自己對他確實只是僅僅的崇拜吧?

也許把他當作激勵自己的目標。


但是情感這種東西,絕對不能夠太早下定論。

否則不小心陷進去時,會強迫自己需要一段適應期來
figure out

何況對象還是一座終年不化的極地冰帽,現實考慮到自己艱困難熬的未來,不免會有將自己狠狠打醒的衝動。


我……喜歡……月森……


喜歡,由名詞轉為動詞,會變得不可理喻。

看見那張凍了千年厚冰的撲克牌臉,聽到一句簡潔而絲毫不留餘地的評論。
比發生了什麼事都還要開心。
事後也只能去面壁思過感嘆日野香穗子妳病得實在不輕……


靜靜地,看著他。

月森蓮……


第一次相遇,態度冰冷個性乖僻的月森。

演奏會上,盡情揮灑高超精湛技巧的月森。

獨自隱忍著身體的不適,倔強的月森。

活在父母的陰影下,過於被外界壓力所束縛的月森。

看穿並逼問魔法小提琴的秘密,嚴厲的月森。

無法習慣遊樂園刺激的設施,卻死要面子逞強的月森。



說起小時候曾被欺侮的事,恐懼無法再拉小提琴的蓮。

對於小提琴初學者的我,耐心親自指導的蓮。

兩人漫步在海邊急急阻止我可能弄傷手的舉動,心思細膩且溫柔的蓮。

表情難得變化多端講述一大串稱不算是告白的告白,感情方面不善言詞表達的蓮。

當同學問起我們的關係,面露難色不太有信心的蓮。

文化祭上輕輕握住我的手不願放開地共舞,占有慾強但會顧慮個人想法的蓮。


朦朧的黃昏下靠著樹幹靜靜地回憶孩提時期那一份純真,清脆的草笛聲隨著秋風飄散開來,彷彿訴說心中無限孤獨的蓮。


這樣的月森,那樣的蓮。
所有的月森蓮,月森蓮的一切。

全部都……好喜歡……好喜歡……

越是凝視著那冷靜的神情、溫柔的笑容、認真的金眸,就更加、更加地喜歡他到無法自拔。



蓮……香穗子喜歡……蓮……



如果待在你的身邊你不會再感到孤單,那我願意在每個黃昏下迎接著你。

你分享最後一抹餘暉的溫暖。

至少能為他做到這些的……這樣的自己……


**********



……我會因為音樂而失去了你嗎?

但是我想,要是、要是妳會繼續追尋音樂……


總有一天我們的道路會連在一起。


雖然獨自步行,但追尋著音樂的人一定會找到他們的路,


那是因為他們全都被音樂所牽引在一起,


所以,無論多少個春天或是多少個秋天……

如果這是我們的命運,我們一定能夠再次相遇。

我不是想把它說成是我特意加在妳身上的包袱,
但要是妳一直這樣下去,有一天妳可能會想出國深造……

妳不需要現在下決定,在妳有準備的時候就可以了。

要是妳真的會去,我希望妳會選擇維也納,

因為我會等妳的……





蓮的道路,蓮的目標,蓮的未來……

都在那裡,音樂之都,維也納……

每個音樂學子的夢想,在蓮的生命中卻是註定要抵達的……



「呼……」

將全身的重量全倚靠在欄杆上,抬頭望向一片的無垠蒼穹。

晴朗的藍、平靜的藍、沉穩的藍、冷漠的藍……
都像是他,月森蓮。



每每想起他,總是想笑又想哭……

真的是很傻,這樣心繫著他的自己。



像聽到小提琴聲便尾隨過去,最後在找尋不到那抹熟悉的淺藍而失落的舉動,已經是自己的怪癖了。

其實,只要願意放下,想改還是能夠習慣的吧?
心底的聲音卻固執地告訴自己:不要,不想……忘記……
很愚蠢的,我知道……


他不會出現在這裡,心裡頭再清楚不過的,不是嗎?
 
但理智上似乎不願意去承認這個事實。



習慣一定在
730分左右上學。
習慣推辭掉所有的事情或邀約,午休時一個人在天台上靜靜地呆愣。

習慣練習時搶到固定那幾個練習室,總會望著初次聽到他琴聲的那個窗口,或坐在那回他生病靠在我肩上睡著的門邊。

一恍神,便待到學校關門了才離去。



習慣了,這一年來……
自己在他離去後似乎總是一個人默默地過了一天又一天,唯一與自己相伴的是音樂和學業,潛意識中以努力再努力的念頭麻木著自己。


卻還是習慣地每天向曾經有他在的地方報到。

一邊回憶著他的神情、他的聲音、他的一舉一動,一邊等待著……

騙自己他還在身邊,下一秒回過神來,他就會出現。

蹙著眉制止自己莽撞的行為模式,指責自己又拉錯了音,提醒自己雙手對小提琴家的重要……


很蠢、很傻、很清楚無論等待再久那抹思念已久的天空藍都不會出現。

對著我生氣、對著我笑。


但是不管怎樣都好,就是想期盼、等待著。

即使是不會成真的幻想,卻不曾放棄過追求。


只要獨自回憶有關他一切的過往,就能彌補對他深深的思念。

只屬於我的,他的。

一輩子,都不想忘記。



月森蓮在的。

在我──日野香穗子的心中。


*********


就像愛著蓮一樣,我也深深地愛著音樂和小提琴。

蓮也是一樣。

或者對蓮來說,他們陪伴著蓮一路成長過來。

和蓮的感情是長年累月推砌而成,比任何情感都更加的深厚。


他說,我會等妳……

會這麼做,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才叫做「月森蓮」。

不會為了任何牽掛而停下腳步,不會為了任何理由而放棄音樂的理想。



我們兩個人,一直都是被音樂所牽絆著。

是因為音樂,所以我們相遇。

是因為音樂,所以我們相戀。

是因為音樂,所以我們別離。

我們都是那麼地深愛著音樂,甚至愛著音樂便像愛著對方同樣重要。

即使必須含著淚珍惜最後一刻的擁抱,都還是無法放棄音樂。



這個世界畢竟不是童話故事,你我也並非住在水晶塔中的公主王子,並不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便見好就收。

我們都懷抱著更高更遠的夢想,奮力鼓動著雙翅飛向無邊的藍天。

依持著音樂在努力,要抓住夢想而邁開腳步。

這才是你,才是我。



我們並不處於
NEVER LAND,我們都會長大成人。
儘管會焦慮不安,儘管會旁徨無助,但我們要證明自己並非無能為力。

等到羽翅豐滿的那一天,雛鳥便必須展開雙翼離巢,啟程飛向天的另一端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